深圳清理25只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 规模达100亿元的厚朴基金

匿名 3062浏览

继深圳9月5日发布《深圳私募基金退出操作指引》(以下简称《退出指引》)后,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政府投资平台,发布了《关于公布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算子基金和减持子基金名单的通知》(以下简称《清算通知》)。

暴风雨来得比预期的快。《退股指引》是深圳私募股权基金协会为规范和引导深圳辖区内私募股权基金有序退股而发行的第一份私募股权基金国内退股文件。它的示范和警告意义不容忽视。《清理通知》被行业解释为《退出参考》颁布后的实际行动。该通知公布了25个清算子基金和12个缩减子基金的清单。已清理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的两个子基金,即深圳后浦高新技术产业基金和深圳高特佳瑞鹏投资合伙公司。

把刀子移到问题基金上

据了解,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主要针对一年内未签订基金合伙协议、一年内已签订基金合伙协议但未完成商业登记或未实际收到初始资金、完成初始实际投资后一年内未开展投资业务的子基金三种情况。此外,深圳市政府已引导基金缩小规模小于合同规模且无后续融资进展的子基金。经过25个子基金的清算和12个子基金的缩编,预计认捐额可收回140亿元。

“提款参考不仅为已经遇到问题的基金提供了正确的退出路径,而且为将来可能提款的基金提供了早期解决方案。行业协会和地方政府的首次联合监管充分体现了监管层清理存量、严格控制增量的决心和力度。”大连丰兰投资董事长陈霖在接受《证券报》采访时表示。

据悉,2002年中关村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设立标志着我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的开始。政府将出资,吸引相关地方政府、金融、投资机构和社会资本投资于风险投资机构或新设立的非盈利性风险投资基金,如股权或债权,以支持风险企业的发展。

青科私募银行的数据显示,政府主导的基金设立步伐继续加快,尤其是在2015年和2016年,增长最为集中和爆炸性。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已设立1686个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为10.1万亿元,资本规模为4.13万亿元。

经过快速发展,一些政府主导的基金也有成长的烦恼。根据陈霖的分析,各地区引导基金的设立趋于饱和。与此同时,根据数据,指导基金的目标规模与已经到位的基金规模之间仍存在一定差距。一些风险投资机构申请设立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后,自身筹集社会资本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或者子基金无法如期设立。此外,基金成立后,由于投资监管难以满足政府要求、优质投资目标稀缺、市场退出不畅等因素,政府逐渐导致基金闲置。

“这一次,深圳真的在寻找政府引导基金行业的顽疾:一般来说,它要求有一个目标规模,并分阶段筹集资金。然而,在许多第一阶段基金到位后,将没有第二阶段基金,甚至无法筹集第一阶段基金。然而,政府的母公司基金在签署协议后将不得不留下缴款,从而降低了母公司基金的投资效率。”中信华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风控总监王力告诉记者。

陈霖表示,深圳的举措已经让私募股权基金告别了过去的“大规模”增长。此前,由于信息不对称和双重委托代理关系,一些组织盲目追求基金管理规模的风险日益严重。

Gp面临新挑战

《证券报》记者指出,并非《清理通知》中所有入围者都是默默无闻、资历较浅的人,老板层面也不乏全科医生。

清算子基金名单包括前海后浦、中科投资促进、润土投资等。减持子公司名单包括深软新创、平安投资、联通CICC等。清算子基金规模在50亿元以上的Gp包括:TraHK 50亿元、深圳创新资本和前海万荣红粘土协会80亿元、前海木兰100亿元、高特家瑞鹏100亿元。广发银行已将其附属基金规模缩减至20多亿元人民币,在平安投资了32亿元人民币,在招商局投资了250亿元人民币。中国联通黄金24亿元。

在这些著名的全科医生中,最近占据“头条”的是木兰花基金。格力电气公司的混合改革无疑是上市公司中最具影响力的资产重组。任何麻烦都引起了业界的注意。木兰花投资是与格力控股深入谈判的主要投资者。据报道,厚朴基金成立于2007年。基金融资第一阶段于2008年完成,共筹集25亿美元,远远超过20亿美元的原计划。淡马锡原本计划投资10亿美元,最终仅获得8亿多美元的投资,而高盛投资3亿多美元。

这么大的老板gp出现在深圳待清理的子基金名单上有什么问题?

陈霖指出,“这种清理和缩小将进一步促进庞大gp群体适者生存,加剧马太效应的形成。未来将发行的政府引导基金将为高层管理机构带来更多机会。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应与工业园区的运行有机结合。它还要求基金经理采取扶持型投资模式,培育潜在的中小企业,整合上市公司资源,使行业主导型基金在筹集、投资、管理和退出四个方面专业化。”

在基金层面,也有许多困难。根据王力的分析,在筹集和投资次级基金方面也存在许多困难。首先,很难筹集到资金,因为母公司资金处于劣势,政府或平台公司无法覆盖底部后,母公司资金基本被冻结。二是引导资金对地区或行业有限制,在限制范围内不容易找到合适的项目。其中包括政府或母公司的窗口指导,影响子基金经理的决策。

“事实上,这种清理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它已经在相关系统中反映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些gp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暴风雨真的来了,全科医生应该重新考虑。”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据了解,财政部和深圳市财政局(原财务委员会)对未按期设立的子基金的清算都有明确的退出规定。2015年11月12日,财政部发布了《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政府投资在两种情况下可以不经其他投资者同意提前收回:投资基金计划确认后一年以上未按规定程序和时间要求完成设立程序;政府对投资基金账户的出资和分配已超过1年,基金未开展投资业务。深圳市财政委员会于2015年12月20日发布了《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子基金应当按照约定提取,即子基金未按照合伙协议(或公司章程)进行投资且未进行有效整改的;投资公司与分基金管理机构签订投资或合作协议后,分基金管理机构超过1年未按照规定程序完成设立手续的;该子基金在引导其所出资项转入子基金账户后,已有1年以上未开展投资业务。

“在北京对私募进行全面调查后,中国首个私募退出指南可以说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并非所有地区都不可能在未来采取“激烈”的行动。深圳政府为地方政府引导资金管理部门树立了良好的领导,树立了榜样,显示了监管层面对政府资金使用的合理有效关注。”陈霖说。

闹钟响了。无论知名还是不知名的全科医生,毫无疑问,他们都将面临新的挑战,尤其是那些珍惜自己羽毛的知名全科医生。

资料来源:《证券日报》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3投注 高频彩app 幸运农场购买 1分钟pk10